喻文州的白斩鸡

金钱/尊礼/瑟莱本命

【金钱】七夕贺文

*七夕贺文,小甜饼
*国设(?
*借梗中国皇后号,一切无从考据
*祝大家七夕快乐!看文愉快!

王耀揉揉酸痛的太阳穴,快步走出大楼,与印/度的外交谈判终于取得一些实质性进展,他今晚难得能早点休息。但当他看见倚在车旁的金发美国人后,稍微怔愣了下,不得不向他走去。
王耀扬起一个无可挑剔的笑容:“琼斯先生,有失远迎。您怎么来了?”阿尔弗雷德作势向把王耀搂在怀里:“这次是一次私人会面,hero想小耀你了。”“少来,”王耀一侧身轻轻避开了,“你这段时间恶心我的次数够多了。”阿尔弗雷德不满地眯起眼,“私人会面小耀,而且你和北极熊太过亲密了。”
王耀不禁失笑:“你在吃醋?”“不是,只是有一件东西想给你。”阿尔弗雷德移开了眼,“还记得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”王耀抬眼扫过满大街的玫瑰花和成双入对的人们,“七夕?我家的节日也难为你记得了。”“还有……”阿尔弗雷德少见地有些窘迫,他从背后伸出一只手,只见他提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盒,一只精巧的帆船静静地躺在盒子里,这只做工精良的帆船模型勾起了王耀遥远的回忆,“这是……中国皇后号?”“对,我们第一次通商的象征。”王耀接过小小的帆船模型,有些微微的失神。虽然已经过去几百年,但他能轻易回忆起那一天震耳欲聋的十三声礼炮,海风轻拂过脸庞轻痒的触感,以及万里无云的晴空下,站在甲板上意气风发,笑容耀眼得宛如太阳一般的阿尔弗雷德。
思及此,王耀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,阿尔弗雷德便知道自己成功了。他凑到王耀身边,用下巴抵住他的肩膀,“七夕礼物还满意吗?”王耀笑着呼撸一把他的金毛,“狡猾的家伙,知道引起老年人怀旧的心理,几点的飞机?”“明早五点。”王耀转过身咬住对方的嘴唇,细细描摹柔软的唇形,声音含混不清,“那就看看我们的hero体力如何了……”“我体力如何,你不是最清楚的吗?”



【尊礼】学院

学院设定,甜,一发完

宗像礼司抱着厚厚一摞试卷,小心翼翼地推开楼梯的门。
现在才早上六点,离上课时间还有半小时,但是老师一般都喜欢让宗像礼司来帮忙,原因无他——宗像礼司起得早。
他缓缓踏上楼梯,身后的门啪嗒关上了。只留宗像礼司的脚步声回响在楼梯间。
不对,还有一个人。
“哦呀,阁下今天怎么没有继续睡觉了?”宗像礼司转身,有些好笑的看着那明显没有睡醒的周防尊。
“哼,还不是某些人一大早就起来了,真不愧是好学生啊。”周防尊揉了揉眼睛,拖拉着步子走过去。
“喂,试卷给我。”
“哦啦,原来阁下这种野蛮人也会有一点同情心呢。”话是这么说,周防尊一顺手就把那一大摞试卷抱了过来,动作无比熟练,好似做了很多次了。
宗像礼司笑道:“难得一见阁下那么积极,那么,我要怎么报答你呢。”
“哼,你知道的。”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一个吻如蜻蜓点水般掠过周防尊的嘴角,轻柔得好像羽毛扫过他的心尖。
“快……快一点!不要迟到!”宗像礼司快步走到前面。
“哦……知道了。”周防尊心情很好地舔了舔唇角,嗯,味道不错。
甜的。

大声告诉我,尊礼甜!不!甜!

金钱组的日常

金钱为什么那么可爱
对于秋裤的怨念

又到了冬天,灿烂的阳光形同虚设,一阵风吹过,脸上就如刀割的生疼。
北卡的冬天总是这样,昨天还有十多度,今天就可以陡然降温。
王耀裹成粽子缩在宿舍里,抬眼瞥见阿尔套着一件T恤就出了门,当即呵住:“阿尔,外面已经降温的很厉害了,你穿多一点,马上就是期末了。”
阿尔道:“小耀不要这么操心嘛,都快变老太太了。我身体可是很好的哦!”然后风一阵地跑了。
王耀忿忿磨牙,转念一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,也就放下心来继续看论文了。
可惜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阿尔出门两小时后,“哗啦——”一声,大雨倾盆而下。
王耀不出意外地看见淋成落汤鸡的阿尔垂头丧气地回来了。
他一推开门就是几个惊天动地的喷嚏,一测体温:39度
王耀:“……”
王耀不由分说把阿尔塞进被子里,自己下楼手脚麻利地熬药。
阿尔看着那一大碗黑乎乎的药,中药特有的味道扑面而来,闻得阿尔直翻白眼。
可他自己出去作,底气不足,只好乖乖地喝了一口。
中药一触到舌尖,阿尔圆圆的脸就扭成了包子。王耀看他这样,也有些不忍,便哄道:“再喝几口,睡一觉就好了,不然期末考就要挂了。”
在王耀的威逼利诱之下,阿尔总算把那碗药喝了下去,脸都憋成了猪肝色。
王耀拍拍手,“以后都要记得穿衣服,知道了吗?尤其是秋裤,必须要穿。”“可不可以不穿秋裤啊……小耀,你最好了,hero从来不穿秋裤的。”阿尔眨着真诚的眼睛。
王耀微笑:“当然可以啊,我每天都喂你喝中药。”
“……还有其他选择吗?”
王耀笑容更深了:“我也可以亲自帮你换上,当然,要耗一些时间……”

maya今天套了好多衣服差点没热死我,不过感冒就不好了(。ì _ í。)